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隆林文学 > 散文 > 正文内容
分享到:
收藏 | 打印

一生守光 终生有光

2018-11-02 15:54:33   来源:365滚球咨询电话_bet365 滚球盘_365的滚球盘   作者:黄睿婷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   字体:放大 缩小

你说你孤独,就像很久以前,火星照耀十三个州府。 ——海子

中医药文化纪录片《本草中国》中说:“时间有无影无形的力量,万物生长,花开花谢,在这些亘古不变的轮回中,有的人被时间改变,有的人改变时间。”

当今时代,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,各种“快餐”应运而生,处处为自己着想的利己主义者越来越多,而甘于奉献、坚守匠人风骨的人越来越少。物欲横流,虚荣伴生,社会日益浮躁,急功近利似乎成为现代人的一种通病。

但是也有这么一些人,他们守护着像光一般的宝藏,他们是留下满身“纪念品”的幸存者,他们不会被时间改变,他们可以改变时间。

如当年留学巴黎的艺术生常书鸿回国后,在于右任、梁思成、徐悲鸿的鼓励和促成下,加入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筹备委员会。担任所长之后,他治理风沙、种植树林;他变卖油画作品、弥补保护莫高窟的经费;他凭一人之力保住了被教育部撤销了建制的研究所,解决职工住宿问题;他组织人员对洞窑调查、保护莫高窟洞窑……他像生根一般驻扎在敦煌这个穷乡僻壤,晚年的他被调任到北京之后仍然心系敦煌,为它撰写了诸多文章和书籍。逝世之后,他的家人和研究院的同事们遵照他的遗愿,将他的骨灰埋葬在莫高窟九层殿的对面。他将自己的青春和毕生心血洒在敦煌这片天高云淡、满目黄沙的土地上,他被称为“敦煌守护神”。国画大师张大千曾对常书鸿说:“你待在敦煌,是一个长期的、无期的徒刑啊。”对有些人来说,守护堪比虚度年华;但对于真正用心守护的人来说,他们愿意寂寞一辈子。

守护,旬月踟蹰者,不为稻粱谋。一切珍贵,皆繁复,皆用心,皆费力,有人不为利来,不为利往,只为守护那份极其难得的珍稀之物。广西北海市合浦县,自汉代起就以珍珠闻名于世,将珍珠研磨成粉,便可入药,《本草纲目》称其“安神定魄,去腐生肌”,美容养颜恐怕是留住年华最直接的手段了。其中的珠民吴辉进,身为一个“赶海人”,为了采集有药用价值的珍珠,每年南海退潮时,他就要出海,船舱简陋、电力匮乏,时常在大海上伸手不见五指;淡水紧缺,做饭是奢望,面条成了唯一的口粮……日月同辉,潮涨潮落,他守护着珍珠,也守护着海;广州陈李记的百年陈皮,400余年始终如一地坚持自然烘干,它的现任继承人陈平涓女士说:“在我们这里,任何非自然的烘干都是禁忌。”正是这种靠陈化、靠时间自然烘干,这种对自我严苛经营的守护,才让它成为广州人尽皆知的中药老字号。

对珍稀之物的守护,既包括对极难取得之物的守护,如珍珠、如珍贵陈皮;也包括对珍稀技艺、文化的守护。

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幼子梅葆玖先生,一生致力于梅派艺术传承,即便年逾八旬,上台唱戏依旧扮相不倒、身段不倒、嗓音不倒,用自己的努力在时代的变迁中维护着、守护着京剧的尊严;老药工刘香保炮制附子,繁复费时,水火共制,四天十二回、冰火两重天的炮制环境,费时费力古法制法,相守本草,只因想把这份技艺传承下去。守护,让传承者永不落幕。

守护,似乎已经成了他们的全部,成为他们赖以生存的一饭一蔬,成为他们日日呼吸的氧,成为他们最美的梦境,成为他们余生不可或缺的光阴。我仿佛看到,几千年来,一代又一代人坚守时间长河,守护、传承着宝贵的、发光的遗产宝藏,本来是时间改变人,可偏偏改变不了他们。

守护,注定要与寂寞为旅,就像一颗追逐太阳的星球,勇敢却孤独。但正因为它一生追光,一生守光,它渐渐也闪烁出了属于自己的璀璨光芒,拥有了照耀州府的力量。

这个世界上,再没有比孤独地守护更可怕的事情,却也再没有比怀着满腔的热爱和希望去守护更美好的事情了。

(编审:潘顺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