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隆林文学 > 散文 > 正文内容
分享到:
收藏 | 打印

岭上开遍映山红

2018-05-11 08:22:59   来源:365滚球咨询电话_bet365 滚球盘_365的滚球盘   作者:宋德保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   字体:放大 缩小

距家乡隆或镇十余公里外的陇岗坡上就有杜鹃花,故乡人都叫它:映山红。少时外出求学和成年后每年清明节回家扫墓,乘车匆匆而过,公路旁的山岭上盛开的红杜鹃,虽然一次次激起心灵的悸动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零距离与它对话。曾见花盛开,未能与花语,每每忆起,徒增心中懊悔。

二十几年前,我还在克长、德峨工作时就听说,位于德峨镇、蛇场乡、克长乡交界处的海拔1951米的隆林最高峰、广西第九高峰的斗烘坡上有一片杜鹃花海,每年四、五月间,山岭上的野生杜鹃花漫山绽放,鲜艳似火,绚丽壮观,很是动人,于是内心对观赏那片花海十分期待。但总是事务缠身,没有来得及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。2018年4月13日,隆林作家协会梁万德会长打电话告知,文联4月16日要组织一次到斗烘坡赏杜鹃花的踏青活动,问我是否有时间参加时,我毫不犹豫的答应梁老:我请假也要参加!我想,这次能到斗烘坡杜鹃花海观赏一番,定能慰藉心中多年的遗憾吧!

4月16日上午7时,我赶到隆林大酒店集结,才发现这次踏青活动,文联组织了隆林作协、隆林诗联学会、隆林摄影家协会一行22人前往。8时许,我们登车出发。

从县城往斗烘坡,可经克长往长发上山。如果过德峨,则有三条路线可以选择,可往长发上山,也可从德峨千彝古寨团石寨后坡上山,还可经蛇场乡马场村六路冲(倮倮冲)屯上山。总之,从东、南、北三个方向都可直达斗烘坡峰顶,饱览花海。文联领导选择经德峨往蛇场乡马场村六路冲上山的线路。

中午11时许,到达六路冲寨子,农家乐的主人苗族“古迪”※小罗到村口把我们迎进家中。稍事休息,他就把早已准备好的农家菜摆了满满两桌。有腊肉炒香椿芽、酸菜炒腊肉、青椒炒鸡杂、猪脚炒野芹、凉拌折耳根、清炒土鸭、炒辣椒骨,还有土鸡汤、辣椒骨霉干菜汤、淡菜汤。小罗还周到地准备了一壶农家自酿的包谷酒。

原来考虑饭后要登山,大家是不打算喝酒的。可我和几个文友酒友吃友,看着这些绿色爽口的美食,终于不淡定了,用眼神交流起来——

“喝点吧?”

“嗯!”

于是倒出美酒津津有味地品尝。吃饭过程中,有的队友还不忘用手机拍美图发朋友圈炫耀,以期收获羡慕、向往和爱,自我陶醉。

12时许,开始登山,山路有些陡峭。随着近几年各级媒体向外界介绍斗烘坡景区迷人的景色,四面八方来赏花的人还真不少。我遇到了十几年前在岩茶乡工作时认识的五、六位老乡,他们热情地向我打招呼;我还碰到了一群安徽人,呼朋唤友,携妻带女,虽然气喘吁吁,依旧笑容灿灿,好不感人。山路上,身着艳丽服装的苗族老奶、姑娘和小伙子以及外地来的游客,三三两两络绎不绝,很是热闹。人们不辞辛苦步行一个多钟头从山脚走向斗烘坡山顶,只为能一观漫山遍野的映山红,想想就很暖心。

比起那些矫健的姑娘小伙子和长期从事劳作的人们,我们的脚程就慢了些,花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我们才登到山顶。只见漫山遍野都是杜鹃花,有的开得正艳,有的还是花蕾,这也许就是斗烘坡景区杜鹃花花期较长的原因。
满山鲜艳,像彩霞绕林。山岭上,人们三五成群,淹没在被誉为“花中西施”的杜鹃花丛中,或自拍,或摄景,或找盛装的苗族姑娘合影,想方设法留住这美丽的瞬间。在最高峰顶,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游客,操纵着一架无人机,在峰峦花海间往返着进行航拍,乐此不疲。那从空中俯视花海的视频,更能展现这片花海的浩瀚壮观和艳丽动人吧。一群身着各族服装的游客,在花团锦簇中,拿着自备的扩音话筒,展开歌喉,唱起了浪漫悠扬的山歌:

男:今天见妹在斗烘,

满山开遍映山红。

哪有闲时来玩耍,

哪有农忙不做工?

女:唱歌唱在花丛中,

哥哥见识不脸红?

如今生活过得好,

哪个天天去做工?

男:今天见妹在山坡,

斗烘坡上花多多。

红花需得绿叶配啊,

哥哥连妹合不合?

女:斗烘坡上花盛开,

妹的心思哥别猜。

石上无土花难栽啊,

哥不真心妹难连!

……

花烂漫,人欢畅,歌声扬,真似人间天堂!

虽然之前曾看过不少斗烘坡花海艳美的图片,此时置身其间,我还是震撼无比,和故乡陇岗坡上零零星星的杜鹃花相比,这片花海的浩大难于形容。

我们队伍中年龄最大的梁万德老师,已经七十多岁了,一步不落地随着队伍前行,顺利地登上峰巅,让人不得不佩服他坚韧的毅力和精神。望着他站在峰顶挺拔的身影,我心中感慨不已,突然就蹿出几句打油诗来:

七十古稀梁老翁,

随心所欲上斗烘。

登临峰顶花丛笑,

谁道痴心有不同?

老骥伏枥志千里,

杜鹃啼血佑万农。

群峦叠嶂峰前矮,

敢喻斗烘不老松!

不由想起杜鹃啼血的传说。杜鹃鸟俗称布谷,也叫子归、子鹃。春夏时节,杜鹃彻夜不停啼鸣,“布谷”,“布谷”,啼声清脆而短促,催促着人们不误农时,及时耕作。杜鹃鸟口腔上皮和舌部均为红色,古人以为它啼得满嘴流血,凑巧杜鹃高歌之时,正是杜鹃花盛开之际,人们见杜鹃花那样鲜红,便把这种颜色说成是杜鹃啼的血。正象唐代诗人成彦雄写的“杜鹃花与鸟,怨艳两何赊,凝是口中血,滴成枝上花。”

恍然而悟,梁老师五十几年对文学的挚爱和坚守,以及对文学新人不遗余力地关注和呕心沥血地培育,不正是如杜鹃鸟吗?

人们热爱缤纷的杜鹃花,是因为杜鹃花那艳丽的颜色,昭示着杜鹃的付出与牺牲,唤起人们对美好生活热烈的向往之情。这也许就是人们热爱杜鹃花的真谛。

下山路上,我们情不自禁地哼唱起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中影响我们一辈子的歌曲《映山红》。“岭上开遍哟——映山红,岭上开遍哟——映山红——”,余音悠悠,淼淼不绝。

傍晚六时许,回到小罗家,小罗已张罗好热腾腾的饭菜。诗联协会的钟定光老师诗兴大发,现场赋诗,其中有句云:

期待芳名传山外,

八方宾客赏花廊!

是啊,在挖掘和保护隆林旅游资源、推介与宣传隆林旅游品牌、建设和完善隆林旅游胜地的道路上,我们真的有好多事情要做。

在赏花途中,我也注意到,山下六路冲屯已建有简易的停车场和农家乐,还有马场村民委公告的《游客须知》,山上每隔一段距离有废物收集袋,有监督管理员在巡查,景区开发和管理初具雏形。我默默的祈祷:让这片艳丽的花海早日红遍山外,美名远扬。

(编辑:梁万德)